區塊鏈——我想要再試試,將這個世界去中心化

不久前,互聯網之父Tim Berners-Lee在接受《名利場》雜志采訪時,再次表達了對當前互聯網的失望:互聯網的精神應該是去中心化的,但現在一些公司已經把互聯網變成了壟斷聯盟。

      在他上個世紀90年代末撰寫的自傳《編制互聯網》中,他寫道:“看到成千上萬的草根共同努力讓互聯網蓬勃發展給了我巨大的希望:我們能夠一同創造我們想要的世界。”他希望互聯網能夠讓世界更加分散化。

然而20年后的今天,從美國的Facebook、Amazon、Apple、Netflix和Google,到中國的騰訊、百度、阿里巴巴,FAANG和BAT用事實告訴他,中心化才是當今互聯網的現狀。互聯網將世界去中心化的愿景也宣告破滅。

Jefferson vs Hamilton

中心化與去中心化的爭論由來已久。美國馬里蘭大學的Frank Pasquale在《American Affairs Journal》中發表論文中將這種爭論稱為杰弗森派(Jeffersonian)vs漢密爾頓派(Hamiltonian)之爭。歷史上,美國“國父”Alexander Hamilton在政治和經濟上都支持強大的中央機構;而另一名“國父” Thomas Jefferson的理念則與之對立。


漢密爾頓派認為,科技巨頭這類壟斷的形成是合理的、必要的,是給技術創新者的獎勵。如果沒有谷歌、Facebook等科技公司提供的免費服務和便于使用的界面,互聯網用戶可能會遠沒有現在這么多;如果沒有云計算來讓公司處理大量數據,AI也無處發展。某種意義上說,大公司推動了互聯網和其他科技的發展,讓科技的進步惠及更多人群。同時,一些大公司的存在也在保護普通個體免受去中心化產生的一些問題,如網絡攻擊和不受審查的仇恨言論。

另一方面,杰弗森派需要打破壟斷,倡導競爭。支持者們擔心中心化的互聯網會擠壓創新的空間。雖然網絡巨頭本身就是很多創造發明的源頭,但是它們卻阻礙了除去它們自身以外的其他公司的創新。風投公司現今經常談論到“kill zones”,即風投公司不會投資的領域,因為大公司可能會通過自己優勢將正在實踐創新想法的創業公司擠出市場或者直接低價收購。此外,個人數據的中心化讓數據泄露問題更加嚴重化。不久前發生劍橋分析數據泄露事件中,就有8700萬Facebook用戶的數據泄露并遭到濫用。

新時代的杰弗森再一次努力將世界去中心化

區塊鏈概念的出現,伴隨著比特幣及大量加密貨幣的發展,讓更多人熟知了去中心化這個詞。區塊鏈的布道者們懷著偉大的理想,雨后春筍般涌現的初創公司擁有雄心勃勃的計劃,都想要完成互聯網之父Tim Berners-Lee沒有完成的愿望,將這個世界再一次去中心化。

自2009年第一枚比特幣現世到今天,各類去中心化應用(Dapp)層出不窮。從去中心化的電子儲存到基于非同質代幣的加密貓,越來越多的Dapp出現在我們視野中。行行業業都有大批創業者不斷拋出各式各樣的理念、想法、項目,談論著讓普通個體掌握自己的數據,讓個人奪回現在握在中心化機構手中的權力,但行業發展10年,只是漫漫馬拉松上剛開始的一小段。路很漫長,還有很多崎嶇、阻礙。

對于去中心化來說,制度創新是很難也是急需的。很多人認為區塊鏈的下一個階段將是通證經濟。通證經濟中的項目往往像一個小型的經濟體,擁有貨幣(通證)以及一個制度。經濟和治理上的制度本質上要解決的問題是一個社群通過代碼或者通過一些有效的治理組織,決定什么樣的行為要受到實時的激勵,什么樣的行為要被實時的懲罰,怎樣確保激勵和懲罰是公平、公正、透明和實時,這也一直是通證經濟制度設計的難點。中關村區塊鏈產業聯盟理事長元道在 “世界區塊鏈大會·烏鎮” 上的演講中說,今天任何一個通證都代表著一個新生金融形態,不要企圖簡單套用今天傳統的金融制度和監管體系來管理區塊鏈項目。


同時,也要看到,絕對的去中心化是無法生存的,發展區塊鏈需要作出妥協。以太坊創始人Vitalik Buterin近日在TechCrunch的區塊鏈問答環節中表示,有時候項目需要承擔監管義務,只能向中心化靠攏。即使是Plasma鏈也只是更好地做出了妥協。你可以獲得中心化服務器的效率,幾乎與中心化服務器相同的代碼,但如果中心化服務器最終失敗,則可以用公鏈作為替補。

事實上,很多區塊鏈項目本身在某些方面就是中心化的。美國康奈爾大學計算機系的數字貨幣專家Emin Gün Sirer研究發現,數字貨幣的“去中心化”背后隱含著巨大的壟斷:比特幣挖礦前四位的機構占有大約53%的挖礦份額;在以太幣的系統中,集中度更高,排名前三的挖礦機構占有61%的挖礦份額。對于加密貨幣而言,也是如此。根據加密貨幣分析公司Chainalysis提供的數據顯示,超過三分之一的比特幣都集中在1600個錢包中。根據數據科學家Matthias De Aliaga的研究,以太坊的前10000大地址擁有83.3%的 ETH,前10大地址總計共持有11.4%的 ETH。

理想很遠,但它就在腳下

大多數市場總是在某些方面存在中心化的問題,很難有一種科技能徹底改變這種情況。同樣的,也沒有一種單一的解決方案可以實現互聯網的去中心化。在不久的將來,杰弗森和漢密爾頓還會走在一起,中心化與非中心化也會共存。中心化交易所幣安在推出自己的去中心化項目時,在公告里說:“中心化和去中心化的交易所將在不久的將來共存,相互補充,同時也具有相互依賴性。我們今天站在這里,是因為我們相信區塊鏈技術將改變世界。”

美國謝爾曼反壟斷法的起草者John Sherman曾說:“如果我們不能忍受擁有政治權利的國王,那么,我們就不應該忍受一個控制了我們生活必需品的生產、運輸和銷售的國王。”理想主義者依然可以懷著去中心化的偉大愿景,設定可行的、現實的預期,通過一步步的努力,一點點的積累,創造一個我們想要的去中心化的未來。理想或許很遙遠,但它就在腳下。

文章來自:http://www.cyzone.cn/a/20180716/336198.html



山东时时重庆时时 上海时时开奖结杲 四川快乐12预测 pk历史统计 江苏e球彩4选2中一注多少钱 360彩票时时彩走势图表 广东时时11选5开奖结果走势图 新时时走势分析 4887王中王鉄算盘奖结果 上海时时开结果查询 亚游下载 新新博彩网上棋牌 广东时时网站 2元彩票广东36选7走势图 任选2稳赚技巧 时时计划稳定版